党建工作
当前位置: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党建工作
唯有初心不忘——追记心系群众的优秀县委书记廖俊波
最后更新:2017-06-08 浏览:1139次
 远方,有更美的风景 
  微笑是廖俊波的招牌。但有一次,他收起了惯常的笑容。 
  那是2014年,去福建东山,学习谷文昌事迹回来。 
  他跟政和的同志说:“一名县委书记,身后能受到一方百姓如此爱戴!我问自己,能不能做得到?” 
  他的日记里,记下了那次参观的感受——“当地百姓‘先祭谷公,后祭祖宗’的习俗,确实在心灵上受到震撼。”“如果把我放到东山那么艰苦的条件下,我有没有毅力坚持14年?” 
  廖俊波的表情,还严肃过一回。
  那年“七一”前夕,在北京接受表彰的那天。 
  当时还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罗志坚,一早在驻地碰上了廖俊波,刚想说句祝贺的话,就被他打断了。 
  “志坚,昨晚我没睡着。”廖俊波极其认真地说,“优秀县委书记这个称号太重了,我生怕辜负了党,辜负了老百姓。今后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,才能对得起这份荣誉。” 
  “俊波总是为别人着想。”魏万进告诉记者,省委统战系统曾支持政和一辆新车,廖俊波坚持给魏万进用,而他自己经常跑长途,坚持坐一辆旧车。 
  有一天快下班,政和一中校长魏明彦,接到了廖俊波的电话,说想要一张全县乡镇干部子女的期末考试成绩单。拿到手后,廖俊波仔细审看,对几位成绩差的,详细询问了情况。 
  他紧紧握着魏校长的手说:“明彦同志,县里的乡镇干部,现在都扑在一线,他们顾不上关心孩子的学习,就请您和老师们多费心!我拜托了……” 
  在荣华山时,刘晖明曾提出希望调回市里,原因是家里有好几位病人。知道情况后,廖俊波眼圈红了,对刘晖明说:“老哥,这几年苦了你啦,是我官僚主义。我一定努力去办这件事!” 
  廖俊波从不向领导提自己的事,但刘晖明的事,他找了市领导好多次。事情办成后,廖俊波发了一条短信:“老哥,工作要拼,家里也别落下啊!” 
  在政和工作后期,随着建设步伐加快,需要再征土地。有人劝他,眼看就要换届,你可能调走,犯不着介入矛盾。 
  廖俊波说:“爱华是位女同志,干征地的事会很难,我这人冲锋陷阵惯了,把这事干下来,后面的人就轻松点。我这不还没走吗?” 
  黄爱华介绍,廖俊波就欣赏实干的人,有两种人他是看不上的,一是闹不团结的,二是不干事的。 
  他对干部的爱护,表现在严格要求,定出很高的工作标准。特别是注重抓政治学习。为推进武夷新区廉政建设,廖俊波主动找到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陈熙满,邀请他去上党课。 
  他对干部的培养,表现在言传身教,润物无声。 
  廖俊波的同事,都说他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,从不发火,从不训人;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染力,很喜欢看他上台作演示,在投影面前,他声情并茂、豪情万丈,让人激动。 
  廖俊波外出招商、汇报工作,经常要带上各种图纸。后来图纸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大,就让身体壮实的新区干部熊华强背着。 
  熊华强说,这些图纸,都是廖市长的心血。 
  “做规划,微彩吧眼光可能不够,但要穷尽微彩吧这一代人的智慧。要不留遗憾,不给子孙后代留麻烦。”廖俊波说。 
  第一眼看到武夷新区软件园初步设计方案,他就觉得有问题。“闽北是山区,为何要推成一马平川?造价高,还把生态优势给抹了。”后来,这个由大城市著名团队设计的方案,被否决了。现在的软件园,园中有山,山间有路,还省下4000万元投资。 
  …… 
  “人生就像一列火车,不要只盯着车里的那些人和事,要多往窗外看。往远方看,就能看到更大的风景。”在日记里,廖俊波留下了这段诗意的独白。 
  他的远方,就是闽北的这片热土。 
  尾声 
  廖俊波身上有一个谜——他的微信名,为何叫“樵夫”? 
  记者问过好多人,找不到确切答案。 
  有人说,可能他愿意像樵夫那样,四处开山辟路; 
  有人说,可能寓意他想像樵夫那样,为人们送去温暖; 
  有人说,可能表示他就把自己当成樵夫,做一个大山之子…… 
  无论哪一种,这位辛劳一生的“樵夫”,永远离开了微彩吧,在闽北桐花盛开的季节,带着他无限的爱,和无限的忠诚……(记者刘亢、周亮、廖翊、涂洪长、姜潇)
“肝胆”——他的农民朋友 
  “肝胆”一词,福建人常用来称呼最知心、最可敬的朋友,近乎大家常说的“铁哥们”。 
  廖俊波的“肝胆”很多,一位叫刁桂华,农民微彩吧家。 
  几年前,拍下了新厂房土地后,因遭人构陷,她被异地拘押,土地出让金交不了,后来光滞纳金就需要上百万元,微彩吧陷入生死之劫。 
  仅有小学文化的她,几年来到处上访、哭诉,甚至“拦轿喊冤”“见官下跪”…… 
  去年4月,一位政府工作人员悄悄指点她,等廖副市长接访那天,你再来。 
  刁桂华将信将疑,如期来到接访地点,第一次见到了廖俊波。 
  廖俊波听完情况后,微笑着说:“今天后面还有人等着。这样,你留下材料和联系电话,咱们改天详细谈。” 
  一个星期过去,刁桂华以为,这次又是一场空。 
  然而,周六早上7点,手机铃声响了。 
  “刁总,请问你今天有空吗?能不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?”手机那头,传来廖俊波的声音。 
  路上堵车,车又坏了,刁桂华迟到了,下午1点多才赶到。 
  由于心急,加上虚弱,她在市政府办公楼的楼道里摔了一跤,小腿上蹭出几道血印子。 
  廖俊波闻声出门,把她扶进办公室坐下。然后,拿毛巾蘸上热水,为她擦拭伤口。 
  “不要急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 
  看着弯腰低头的副市长,刁桂华眼泪夺眶而出。 
  “真是老天开眼啊,让我碰上了好官!”刁桂华说,“我这些年被欺负、被冷落、被歧视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终于有人听了。” 
  刁桂华一边哭一边说,廖俊波一边问一边记,满满写了三页纸。最后,廖俊波递给她一张名片说:“再苦的经历,都会翻过去。你现在要专心把微彩吧做好,把自己变强,以后的日子还很长。你的困难,咱一起想办法解决。” 
  几天后,刁桂华正在旧厂房里忙碌,廖俊波又打来电话,说要过来看看。 
  那天正好是“五一”假期,下着大雨。廖俊波一个人打车找了过来。没带伞,下车后用手遮着头,一溜小跑,进了车间。 
  他把工厂转了个遍,像兄长一样,和刁桂华谈起了办厂之道。 
  “你做麦芽汁饮料,芽的根部可以留长一点”“生产线离锅炉太近”“这厂房确实小了”…… 
  “我知道有家饮料微彩吧,设备是新的,但没有订单,你们合作好不好?”廖俊波立即打电话联系。 
  刁桂华告诉员工:“这是咱们市里的副市长,微彩吧的事有救了!” 
  等廖俊波一走,员工就说:“你唬人吧!哪有这样的市长,连个车和跟班的都没有?” 
  再过几天,刁桂华又接到电话:“桂华,新厂房滞纳金不用缴了。”廖俊波的声音,兴高采烈。 
  “俊波市长可是我的贵人啊!我听他的话,不纠结过去,努力做到格局要大。”刁桂华说,她的微彩吧现在卖到了南非、东南亚,年销售额3亿元,下一个主攻市场是美国。 
  冤情洗清了,新厂也有着落了,今年春节,刁桂华想给廖俊波送一只土番鸭,表表心意。但廖俊波笑着谢绝了:“桂华,等你新厂开工,舀一瓢热的麦芽汁给我尝尝就行了。” 
  天不遂人愿,廖俊波没有等到这一天。如今留给刁桂华的,是无尽的怀念…… 
  另一位“肝胆”叫袁云机,也是农村妇女。 
  政和县石圳自然村,明清时是内河码头,舟楫往来,商客云集。虽然从一些老房子上,依稀还能看出点当年的风光,但颓败之态,连村民自己都觉得抬不起头。 
  2013年,袁云机带着村里9位姐妹,在家人和村里老党员的支持下,花了三个多月,清走500多车垃圾,开始改变“垃圾村”的环境。 
  这事传到县委书记廖俊波耳朵里,他立即赶来调查。然后,对着袁云机她们竖起大拇指:“你们这帮姐妹,了不起啊!干了一件大好事。” 
  他接着说,村子干净只是第一步,还要“绿起来、活起来、游起来”。“到那时,男人们就都跑回来了。”大家哄堂大笑。 
  “县里支持你们,咱把旅游经济搞起来。”廖俊波说,“赚钱的事你们干,不赚钱的事政府干。” 
  很快,石圳村完善了基础设施,房子翻修一新,引进了3家旅游微彩吧。古樟古巷,小桥流水,成了远近闻名的“白茶小镇”。作为政和县首批“国家3A级旅游景区”,最多的时候,一天接待游客3万多人次。 
  廖俊波经常来,有时会带客商来,并拿着话筒,当起导游。见到袁云机,老是开玩笑:“云机啊,又变漂亮了!” 
  “他不是官,他是我老大哥,是和微彩吧农民坐一条板凳的人。”袁云机说。 
  林小华,曾任邵武市委书记,如今已退休。他是廖俊波从中学教师成为政府工作人员,后来成为镇长、镇党委书记的引路人。听说记者在南平采访,专程从上海赶回,找到记者。 
  “现在人们总说政治资源,电视里这么演,现实中也有人在苦心经营。我很清楚,俊波没有。”林小华说,“如果说有,他的政治资源就是老百姓,是群众的口碑!他对老百姓的爱,那是真爱。” 
  廖俊波出殡那天,送别的人群,将前后数十里的街道,挤得水泄不通。告别仪式上,吊唁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,络绎不绝,许多人情难自抑,泪如雨下。“花圈就摆了1500多个。这些花圈,大多是人们自发送的啊。”林小华说。 
  老百姓的泪水和怀念,是对一位好干部的最好祭奠。 
  是清水,就是透亮的 
  廖俊波之所以急着在南平买房,是因为他在市里的第一个职务,是政府副秘书长,负责协调、联系城建工作。 
  他跟妻子林莉说,这工作有风险,会有开发商来“围猎”。“咱有房,就可以一句话打发他们,也不会招人议论。” 
  钱不够,就买套二手旧房吧。还是不够,把邵武的房子卖了,再找家人凑了些钱。 
  廖俊波多次和林莉说,咱清清白白做人,就可以安安稳稳睡觉。 
  荣华山产业组团,一开始就有4000亩土地“三通一平”,工程很多,建设方负责人郑建华说,廖俊波没有介绍过一个熟人或亲戚来承包。 
  “谁要打着我的旗号拉关系、搞工程,你们马上拒绝,我没有这样的亲戚朋友。”廖俊波走到哪里,都这样强调。 
  他和客商之间很“清”,到什么程度呢?南平市政府办工作人员吴慧强说,曾有一位很熟的外地客商,拎了一盒海微彩吧来看他,廖俊波一直追到电梯口,坚决退回,并说“你来找我,咱是朋友;你提着东西来,咱俩就不是朋友关系了,而是利益关系,这就把朋友看轻了”。 
  廖俊波相貌俊朗,注重仪表,整齐干净,给人的印象清清爽爽、精神抖擞。到政和上任时,带了两样东西,一个行李箱,一块熨衣板。 
  当选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后,廖俊波想穿上新皮鞋,去北京接受表彰。在网上找到一双浙江产的鞋后,就把链接发给一位做电商的“80后”客商张斌,请他代买,因为没有支付宝。 
  几天后货到了,张斌给他送过去。廖俊波说:“电商真是好啊,哪里的东西都能买到。”说完,把368元塞到张斌手里。 
  “廖书记,我经济条件还可以,不就一双皮鞋嘛,我本来就想送您的。”张斌说。 
  “这怎么可以?收了鞋,咱就不像朋友了。”廖俊波调侃道,“辛苦费我就赖了啊。” 
  他也不是什么礼都不收,得分人。 
  一次,政和街头一位卖小吃的老人,找到廖俊波办公室,手里提着一篮“东平小饹”,正冒着热气。“廖书记啊,这是微彩吧这儿有名的小吃,您工作辛苦了,尝尝吧!” 
  “这我得收下!谢谢老人家了!”说完,当着同事的面,带头吃了起来。 
  回点什么礼呢?调离政和前,他在办公室里寻来寻去,眼睛扫到了一双雨鞋,自己只穿过一两次,觉得比较合适,就跑到街上送给了老人。 
  南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武勇,过去在邵武市当过书记,是廖俊波的老上级。今年春,廖俊波有次开会,约摸10点钟的样子会就散了。他闯进老上级的办公室,看到武勇吃剩的几块饼干,撕开就往嘴里塞。“老哥,早上太忙,还没吃早饭呢。” 
  后来武勇拿了两盒饼干,让人送了过去。廖俊波收下了。吃了一大半,剩下的,至今还放在新区办公室的书柜里。 
  武勇介绍,南平搞“百日攻坚”,廖俊波挂帅的项目有几十项,想想都受不了。他心疼廖俊波,后来答应挂帅养老项目,想为廖俊波分担一点点。 
  记者问武勇:“依你看,廖俊波是不是不近人情呢?是不是得罪过很多人?” 
  “大家都知道他是这种人,从不拉拉扯扯,三句话不离工作。”武勇说,“连我找他办点事,他都会拿原则直截了当拒绝,别人的面子更别谈了。时间一长,大家也就理解他了,会觉得自己境界不如他。” 
  罗志坚是南平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,此前曾任省委组织部二处处长,对全省的县委书记都比较熟。廖俊波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,两人自然更熟。 
  罗志坚说:“我干组织工作多年,人见多了,像廖俊波这样坦坦荡荡、光明磊落的干部,不多见。他称得上是‘阳光干部’,通体透亮,没有杂质。” 
 远方,有更美的风景 
  微笑是廖俊波的招牌。但有一次,他收起了惯常的笑容。 
  那是2014年,去福建东山,学习谷文昌事迹回来。 
  他跟政和的同志说:“一名县委书记,身后能受到一方百姓如此爱戴!我问自己,能不能做得到?” 
  他的日记里,记下了那次参观的感受——“当地百姓‘先祭谷公,后祭祖宗’的习俗,确实在心灵上受到震撼。”“如果把我放到东山那么艰苦的条件下,我有没有毅力坚持14年?” 
  廖俊波的表情,还严肃过一回。
  那年“七一”前夕,在北京接受表彰的那天。 
  当时还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罗志坚,一早在驻地碰上了廖俊波,刚想说句祝贺的话,就被他打断了。 
  “志坚,昨晚我没睡着。”廖俊波极其认真地说,“优秀县委书记这个称号太重了,我生怕辜负了党,辜负了老百姓。今后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,才能对得起这份荣誉。” 
  “俊波总是为别人着想。”魏万进告诉记者,省委统战系统曾支持政和一辆新车,廖俊波坚持给魏万进用,而他自己经常跑长途,坚持坐一辆旧车。 
  有一天快下班,政和一中校长魏明彦,接到了廖俊波的电话,说想要一张全县乡镇干部子女的期末考试成绩单。拿到手后,廖俊波仔细审看,对几位成绩差的,详细询问了情况。 
  他紧紧握着魏校长的手说:“明彦同志,县里的乡镇干部,现在都扑在一线,他们顾不上关心孩子的学习,就请您和老师们多费心!我拜托了……” 
  在荣华山时,刘晖明曾提出希望调回市里,原因是家里有好几位病人。知道情况后,廖俊波眼圈红了,对刘晖明说:“老哥,这几年苦了你啦,是我官僚主义。我一定努力去办这件事!” 
  廖俊波从不向领导提自己的事,但刘晖明的事,他找了市领导好多次。事情办成后,廖俊波发了一条短信:“老哥,工作要拼,家里也别落下啊!” 
  在政和工作后期,随着建设步伐加快,需要再征土地。有人劝他,眼看就要换届,你可能调走,犯不着介入矛盾。 
  廖俊波说:“爱华是位女同志,干征地的事会很难,我这人冲锋陷阵惯了,把这事干下来,后面的人就轻松点。我这不还没走吗?” 
  黄爱华介绍,廖俊波就欣赏实干的人,有两种人他是看不上的,一是闹不团结的,二是不干事的。 
  他对干部的爱护,表现在严格要求,定出很高的工作标准。特别是注重抓政治学习。为推进武夷新区廉政建设,廖俊波主动找到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陈熙满,邀请他去上党课。 
  他对干部的培养,表现在言传身教,润物无声。 
  廖俊波的同事,都说他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,从不发火,从不训人;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染力,很喜欢看他上台作演示,在投影面前,他声情并茂、豪情万丈,让人激动。 
  廖俊波外出招商、汇报工作,经常要带上各种图纸。后来图纸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大,就让身体壮实的新区干部熊华强背着。 
  熊华强说,这些图纸,都是廖市长的心血。 
  “做规划,微彩吧眼光可能不够,但要穷尽微彩吧这一代人的智慧。要不留遗憾,不给子孙后代留麻烦。”廖俊波说。 
  第一眼看到武夷新区软件园初步设计方案,他就觉得有问题。“闽北是山区,为何要推成一马平川?造价高,还把生态优势给抹了。”后来,这个由大城市著名团队设计的方案,被否决了。现在的软件园,园中有山,山间有路,还省下4000万元投资。 
  …… 
  “人生就像一列火车,不要只盯着车里的那些人和事,要多往窗外看。往远方看,就能看到更大的风景。”在日记里,廖俊波留下了这段诗意的独白。 
  他的远方,就是闽北的这片热土。 
  尾声 
  廖俊波身上有一个谜——他的微信名,为何叫“樵夫”? 
  记者问过好多人,找不到确切答案。 
  有人说,可能他愿意像樵夫那样,四处开山辟路; 
  有人说,可能寓意他想像樵夫那样,为人们送去温暖; 
  有人说,可能表示他就把自己当成樵夫,做一个大山之子…… 
  无论哪一种,这位辛劳一生的“樵夫”,永远离开了微彩吧,在闽北桐花盛开的季节,带着他无限的爱,和无限的忠诚……(记者刘亢、周亮、廖翊、涂洪长、姜潇)梁浩转自中国文明网